调查记者:尹海洋

大丰收却赔钱 济南大白菜路在何方?

导 语
去年冬天,一斤白菜最高零售价达到1元钱,很多市民戏称白菜也成了“贵族菜”。但仅过了一年的时间,曾经的“贵族菜”却一路掉价,垫了今冬蔬菜市场的“底”。低价实惠了市民,但却着实让菜农们头疼不已。今冬白菜价格“高高台跳水”的原因是什么?蔬菜价格如何才能走...

每斤不到7分钱就卖,价格越低卖得越急

  由于今年风调雨顺,没有大的自然灾害,白菜的成熟期相较去年提前了近一周。但自11月中旬开磅以来,唐王镇韩西蔬菜批发市场上报出的价格却一低再低:南殷村王玉琢家种了4亩大白菜,开磅前几天以每斤8分钱的价格批发出去,但到了11月16日,他的2000多斤白菜以6.5分钱每斤的价格被批发商拉走。他自己心里有一笔很清楚的账:就是卖出的这个价格不仅不会收回本钱,还会把去年赚得钱赔进去一大笔。
    王玉琢的情况就是南殷村的缩影。记者在南殷村调查时发现,这个村子所有的菜农都采用自产自销的办法,白菜成熟后,菜农装车拉至附近的批发市场,按照市场上批发商当天开出的价格出售。至于批发商如何处置白菜,超市里、菜市场零售价格是多少,他们极少过问。... ...

种得多收成好反不值钱,一哄而上却一齐失望

  “像去年,俺家种了不到三亩,一亩地也就七八千斤,可今年每亩地能收12000斤啊!”菜农王玉华说,看到去年收成比较好,自己家今年就多种了二亩白菜。从成长到成熟,看着一亩亩白菜喜获丰收,自己心里一直乐开了花,可到市场上才发现,家家户户都不少收。当时他开始觉得,今年的白菜未必能卖上好价钱。
  而在今年,南殷村少种大白菜的菜农却“逃过一劫”。在南殷村,只有一户菜农今年没有扩大种植面积,那就是父亲瘫痪、儿子脑瘫的张鹏,25岁的他早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去年5亩白菜让他赚了3万多元,在确定今年种植面积时,张鹏几经思量后,减少了一亩白菜地,改种萝卜。所以今年白菜价格狂降的时候,张鹏因为自己当时的思考松了一口气,因为今年萝卜的售价在他看来“还可以”。... ...

无市无价收白菜不赚钱,外地菜贩子更少人来济

  除了大丰收,菜农们还想不明白的是,为啥去年争抢着拉菜的外地批发商今年也不见了踪影?目前,批发市场上净是些当地菜贩子在拉菜。在采访中,一直在济南做蔬菜批发的田刚告诉记者,批发商今年也不怎么赚钱。
  田刚说,今年白菜批发价低并且价格透明度高,从菜地里拉到零售市场上,加多了钱就卖不动,以每斤2毛到3毛的价格销售,获得的毛收入除去运输成本、人工成本和途中损耗,“所赚的利润也是很少了!”
  至于为什么外地批发商不来济南,田刚解释说,物流成本是主因,因为路途越远,所需要的成本就越高,现在各地白菜都大丰收,但又都卖不上价钱,外地批发商怎么会舍近求远,大老远跑到济南来做赔本买卖呢?... ...

“爱心菜”终不是救市之举,合作社模式可规避风险

  白菜价格“高台跳水”的新闻一经媒体报道,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购买“爱心菜”活动顺势而起。永恒国际彩金在济南发起了今冬第一场“爱心菜”活动,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15万斤白菜被市民、企业单位买走。在接下来的三周内,经过各个媒体举办的“爱心菜”活动,数百吨爱心菜被企业单位订购。  “这样俺们村的这些菜农今年多少能捞回本钱了!”面对爱心市民和企业,菜农们由衷地表达着他们的感谢。
  而在山东师范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副教授李辉眼中,含有同情和帮扶意味的“爱心菜”活动并不是救市之举。在他看来,市民以及企业以高出市场价的价格购买“爱心菜”虽然能帮助部分菜农挽回损失,但并不能真正左右市场价格,蔬菜市场供需失衡的根本局面难以得到解决,而唯一能够向促使白菜市场价格整体上涨的因素还是供求局面的变化。... ...

专家:“规模精细+专业促销+丰富种类”是出路

  谈到经营模式,于家村鸿顺瓜菜专业合作社社长于振亭说,这种模式对菜农来说是件好事:菜农的种植风险转移到合作社身上,菜农按工算酬所得的钱要比自己种菜时多一些,而且节省了时间成本,避免了市场风险。
  但谈及今年合作社的白菜销售情况,于振亭也有些忧心,虽然与华联超市、销售企业之间签有订单,销路有保障,但价格同样要跟着市场走,市场不景气,合作社今年也赔钱。“好在我们种植的品种不单一,白菜卖不出价钱,其他的蔬菜能够挽回损失。”
  于振亭说,菠菜、辣椒、萝卜今年的销售都还不错,“种这些蔬菜的菜农比较少,竞争力就小多了,价格和销路比较容易打开。”... ...

往期回顾